思念化作縷縷炊煙

  • 時間:
  • D宇誠

炊煙,縹緲,虛無。炊煙,承載著千萬異鄉人的思念。無論你走的多遠,只要有那一縷煙牽引著,你就可以找到回家的方向。青山如翠,炊煙裊裊,當青白色的煙從煙囪里緩緩升起,再貪玩的孩子都知道回家。又見炊煙升起,暮色罩大地,想問陣陣炊煙,你要去哪里......要去很遠的遠方,追逐夢的腳步。人這一生亦如炊煙。跳出煙囪的那一刻,你不知道風會把你送到哪里去,只管跟著風飄蕩,直至那靜默的煙囪再也看不見,你的心中開始住上思念。

有炊煙可念,心生溫柔。一縹一緲,自由自在。有炊煙可念,鄉愁漸濃。一磚一瓦,愛在日常。月上黃昏,天色漸晚,古老的村莊上空就會升騰起陣陣炊煙,那是中國人最濃的鄉愁情結。村莊,靜若處子,炊煙,動若游絲,煙火日子里的悠然與自在,在這一動一靜間舒展。好一幅人間畫卷,再硬朗的靈魂此刻都會得到溫柔的庇護。炊煙是良田幾畝,炊煙是家禽幾只,炊煙是陋室幾間,炊煙是執手偕老,炊煙是綿綿不休的詩意棲居,更是生活里的柴米油鹽。炊煙兩個字真美。炊。是一日三餐四季,是暖粥,是問候。煙。則有疏疏朗朗的氣質,帶著詩意與美好和炊相遇,就是生活最初的模樣。炊煙是把浪漫寫進凡俗,更是把凡俗過成浪漫。心有炊煙的人,都是生活家,懂得在煙火塵世,熱氣騰騰的活著。

曾看過一幅徽州古村落的攝影照片。薄暮,薄薄的夕陽,薄薄的初冬,白墻黛瓦,枯樹鳥巢。稀稀落落的秋柿掛在枝頭,越過馬頭墻。炊煙在古老的民居間緩緩升起,牽著我的思緒,回到遙遠的村莊。炊煙是村莊寫的詩行,只屬于村莊。我曾想過最好的生活,是青山坳,老屋前,炊煙裊裊牧人歸,日落而棲,他們牽著夕陽走向青山隱隱處,走向飄著一縷炊煙的地方。魏晉田園詩人陶淵明有《歸園田居》詩云:曖曖遠人村,依依墟里煙。炊煙的古樸、脫俗,在詩人筆下縈縈繞繞。想必,陶令所見的村落,就是他夢中的桃花源吧。寧靜。祥和。怡然自得。久居城市的人的鄉愁,安于鄉野的人的日常,就是炊煙。斜風細雨,遠見一炊煙升起,便覺溫柔,風和日麗,遠見一炊煙升起,便覺清朗。

炊煙里的美,細膩又簡樸。清晨的炊煙,是夢醒的浪漫。天空露出微微魚肚白,古老的木窗外,炊煙慢慢升起,一會兒工夫,飯菜香飄滿小屋,再貪睡的孩子都會骨碌爬起來,伴著雞鳴、蟲啼,一日的好光景拉開帷幕。炊煙徐徐,云卷云舒,薄暮斜陽,倦鳥歸巢。有炊煙的地方,故鄉就不曾走遠。

亚洲手机在线人成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