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六記:沈復憑啥娶了“蕓”,中國文學上最可愛的女人

  • 時間:
  • 寶爸說故事

1936年,著名作家林語堂將《浮生六記》出版漢英對照單行本,并作了長序言。他在序言中寫道“蕓,我想,是中國文學上一個最可愛的女人。”

林語堂提到的“蕓”,就是自傳體散文《浮生六記》作者沈復的妻子陳蕓。

能被林語堂夸贊的女人,想必是一個好女人,那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女人?沈復憑啥娶了她?

一、陳蕓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女人?

林語堂稱陳蕓為“中國文學上一個最可愛的女人”。說她可愛,她確實符合中國傳統理想女性的標準,除此之外還是個奇女子。

首先,陳蕓是一個傳統女性,是一個孝女、順媳和賢妻良母。

在娘家,她靠刺繡供養寡母和弟弟,“嫻女紅,三口仰其十指供給”;在婆家,把家照顧得好好的,“事上以敬,處下以和,井井然未嘗有失”;對丈夫,她“拔釵沽酒,不動聲色”,而且在丈夫落迫的時候,不離不棄,還苦中作樂,與丈夫志趣相投,愿意過一種布衣蔬食而從事藝術的生活。

其次,陳蕓是一個奇女子。

她把一條珍珠項鏈轉贈弟媳,稱“何貴焉?”,卻對殘書和石塊情有獨鐘。

連鄰居的馮大媽知道了她的癖好后,也把撿來的廢紙舊書賣給她。她如得異寶。

她看到了有苔紋的小亂石,斑駁可觀,拙樸可愛,便發動丈夫和小姑子撿了一麻袋扛回家。

她與丈夫逛廟會。古代女子足不出戶、笑不露齒、授受不親等等,而她卻女扮男裝逛廟會,與丈夫在廟會上逛的忘乎所以,以至于蕓娘不小心碰到了一位姑娘,只好脫帽翹足露,證明為同性,方才化險為夷。

她陪丈夫與熟人喝酒。三人“不張燈火,待月快酌,射覆為令”,蕓竟然“欣然暢飲,不覺酩酊,乃乘輿先歸”。端莊文雅的陳蕓竟然喝酒到大醉,不得已先回去了。

她與丈夫談論古文。在封建社會,女子無才便是德。然而,她卻無師自通,在閨閣之中就吟作有“秋侵人影瘦,霜染菊花肥”之句;并且,主動在閨房中,與丈夫討論“各種古文,宗何為是”。

陳蕓是中國傳統理想女性,而且是個奇女子。你說她是中國文學上一個最可愛的女人嗎?

二、沈復憑啥娶了“蕓”——中國文學上最可愛的女人

沈復,字三白,號梅逸。是清朝乾嘉年間生活在蘇州的一無名文人。他一生輾轉過許多地方,只是做些抄錄古文的工作來養家糊口,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窮困中漂泊四方。

沈復一生最成功的地方,便是深愛他的妻子陳蕓,和寫下了這部《浮生六記》。

十三歲,正是兩小無猜的年紀,沈復喜愛陳蕓才思雋永,對他的母親說 “若為兒擇婦,非淑姊不娶”。

沈復雖是一個現代人眼中的“失敗男”,但他的人生信條有四個不準和四個提倡:

四不準:不談升官發財,不談公文時事,不談八股文章,不許賭博。

四提倡:為人有激情,豪放直爽;人要風雅瀟灑,才華橫溢;性情豪放,行為散漫;為人安靜沉默。

除此之外,沈復上孝父母,下蔭妻子,對朋友有信,甚至放棄與弟弟分家產,甘于安貧樂道,著實是一個賢人。

《浮生六記》是一本什么樣的奇書?

《浮生六記》是沈復在陳蕓去世之后的追憶之作。畢竟歲月變遷,人事消磨,留下的只有回憶了。全書用自傳的形式,將他一生的酸甜苦辣、悲歡離合生動地記敘下來,文筆大膽,文辭綺艷,讀之令人回腸蕩氣、蝕骨銷魂。

俞平伯一生鐘愛《浮生六記》,贊其"儼如一塊純美的水晶,只見明瑩,不見襯露明瑩的顏色;只見精微,不見制作精微的痕跡。"

林語堂則視之為知己:"讀沈復的書每使我感到這安樂的奧妙,遠超乎塵俗之壓迫與人身之痛苦。"

當今社會,衡量一個成功的男人就是名譽和地位,而陳蕓只注重沈復才華,不愧是一個奇女子。

亚洲手机在线人成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