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關《薛濤詩箋》的一件往事 | 彭偉

  • 時間:
  • 人民資訊

1985年夏,我因公上北京約稿。在京期間,他約我們于北京西城一家西餐館同進晚餐,我與陳朗同往。其時張老已過八十高齡,但仍面目清朗,身材挺拔,風度從容。他吸雪茄,吃西餐,是一個洋派老人。他平時即在這家西餐館包餐。

女詞人周素子經受業師周采泉引薦,初會詩人、學者張篷舟,念念不忘,日后瑣憶,留下上面這段描述。我負笈新西蘭時,又常常傾聽周老師閑談交游故事,留有印象:張先生有才華,會花錢,懂生活。三十五年前,他就于飯店包餐,想必平日開銷不小,有時手頭不免拮據。這里小記一樁張篷舟求助蕭乾以度年關的往事。

張篷舟為成都人,出于鄉情,經年累月地研讀蜀中才女薛濤的詩作。上世紀80年代,他的大著《薛濤詩箋》,語體文本由四川人民出版社、文言文本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先后出版。當年周素子告別張篷舟時,張篷舟送她兩冊新版《薛濤詩箋》,周老師回憶說,獲贈新書為人文版,又記此書版權頁標明“1983年6月印”。但事實是,直到1984年初,人文社的《薛濤詩箋》仍未面世。是年春節(2月2日)將至,張篷舟心系印書,手頭又緊,于是寫信向作家、翻譯家蕭乾求助。此札現存如皋葦航書屋,抄錄如下:

蕭乾同志請代酌轉人民文學出版社負責同志:

? ? ? 拙作《薛濤詩箋》(文言文本)于1980年10月由您社決定出版,當將原稿交與喬雨舟同志,1982年9月,已將全書清樣校過;嗣見《社科新書目》登載征訂消息,云將于1983年1月出版,直至歲尾,又載展期至12月出版,計此稿留出版社已達四年,至今仍未見書。此書系舟數十年所研究結果,極欲早日問世,以求教益;且舟已年逾八旬,如此拖延,恐不及親見矣!況同時同名拙作(語體文本)交由四川人民出版社,在此期間,即已一版再版,何差距如此之大耶?舟與出版社另無熟人,因兄是老同事,可否懇為代催一聲?

? ? ? ?又因年關在邇,需款甚殷!出版社可否在近間預將稿費全部結付,或至少預支稿費七百元,請即來信通知,以便親自到社具領。

專此奉讬,并致敬禮!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張篷舟?1984.1.13.

張篷舟托請蕭乾,自有道理。他倆都是《大公報》的名記者,于是札中才有“老同事”一說。“文革”結束后,蕭乾將《蕭乾短篇小說選》等著譯交由人民文學出版社發行,于是與該社人員熟稔。

人民文學出版社古典文學編輯室的王思宇收到蕭乾轉來的信函,于1月16日撰寫書面報告,向上級匯報:《薛濤詩箋》不久出書,估計稿費不下一千元,希望同意張篷舟的預付要求。詩人屠岸作為領導,當即批示,簽名同意。當天人民文學出版社正式復函張篷舟:

蕭乾同志轉來大函已收悉。

? ? ? 大著早已印發,未能及時印出來,我們也很著急。經數度催詢,據說原因是插頁過多,工廠裝訂費時,所以遲遲未能見書,至為歉仄。

? ? ? 關于稿費事,因財務部門需根據出版物結算。因樣書仍未見,故目前無法“全部付清”。至于預支七百元,我們認為是可以的……

除去書影七幀,《薛濤詩箋》另外附圖僅有五張,包括張大千的《薛濤制箋圖》、關山月的《吟詩樓圖》。“插頁過多”導致此書遲遲不出,只能是“據說”的托辭。幸運的是,1月20日,張篷舟就順利取走七百元,有人民文學出版社“預支稿酬支付單存根”為證。七百元時為一筆不小的款子,張篷舟的年關應該是不難過的了。

作者:彭 偉編輯:吳東昆責任編輯:舒 明

亚洲手机在线人成视频